现在越来越烦了。

可能到达了人生的某个阶段,小宇总觉得这个世界很无聊似得。

脑袋里也不知道整天想些什么,好像看淡了一切,但又似乎没能那么坦然。所谓“坦然”是指无畏无惧,对一切经历过的和即将经历都并不害怕。显然小宇还差得远呢。

“我并不想对任何人评判,别人就是别人而已。任何人都以他们认为正确的方式生存着,都有自己恰如其分的理由。别人就是别人而已”。小宇坐在公交车上看向窗外,心里嘀咕着。

耳朵里差了个airpods,外表看上去风平浪静的。很酷呢,心里想着。

“吉和园到了”,售票员有气无力的喊着,就连公交车的语音播放都省掉了,真是够嫌麻烦的呢。小宇一路被公交车折腾死去活来的下了车。

地铁上播报的近日北京开启了空气紧急防制,但是马路上倒没有人戴口罩,一个个满不在乎的样子。准备过马路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卡车带来的尾气,小宇快呕吐出来了。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快倒出来,强忍着将呕吐忍了下去,头晕上头了。

拖着沉重的脚步,终于走到了小区。小区是爸妈租的房子,爸妈在北京六环外交了一套首付,去年年尾才刚装修完。为了上班方便,和另一个北京打拼的大叔合租三居室。北京的地价高的可怕,浇灭了每一个想要在北京定居人的心。不知道若干年后,世人会在历史书中如何评判中国北京这一段历史呢

敲门,“妈我回来了”,小宇看了一下桌上的给自己留的午饭,拖着更沉重的脚步随意的吃了起来。

看了会手机,洗澡。很久没弹吉他了。前一阵子手留下的茧变硬了,似乎让按弦也更稳了。

小宇这次回家的目的是准备复试的面试环节。小宇的妈妈给小宇之前就安排了这周日模拟面试。约好的妈妈的一个朋友,据说以前是面试老师的,很厉害的一个老爷爷。

仓促的准备了一些问题,答案还没有写完,也没有背完。可是怎么也不想写这个。甚至比写代码还讨厌。

一天的某些时间,小宇什么也不想干。也许就是“青少年综合征”吧,但是怎么想,小宇早已经不是青年了。

晚饭,小宇的爸爸也回来了,爸爸和妈妈又开始就工作的事情吵起来了。但是这已经再也不是什么见怪的事情。只顾的自己看着“同桌的你”六线谱,再做C和弦和F和弦的转换。

这个F和弦怎么这么恶心。小宇心里暗骂着。

人生都是不容易的,但是小宇没想到自己的人生这么一团糟。小宇的妈妈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这一点从声音就可以辨识。极具控制力让小宇有的时候很抓狂。

弹了快两个小时,手指头又开始痛起来,但仿佛只有痛楚让某些变得真实起来。停了一阵子休息,随意的浏览网站,但脑子里似乎没有接收到任何有意义的信息。

小宇妈妈见势又念叨之前说给小宇一直准备的口才训练班的安排。“口才训练班”怎么听着像是传销一样。说起传销,父母去年因为网络传销已经赔了很多钱。小宇从一开始的劝阻但无济于事,到后来的默认,这最后也固然有小宇的责任。小宇不爱说话,更讨厌这所谓的训练班。仿佛什么都能通过“训练班”弥补似的。

“口才更需要的是文化知识的积淀而非是所谓的训练。再说我也无意向别人灌输什么。” 小宇坚持自己观点。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害怕吧,也许是。

长大的时候没有任何才艺,反而怪责父母在小时候没有强迫学习。未来的小宇未来是否会对现在反抗的小宇感到后悔呢?没人知道。

索性不弹琴了,小宇关上了父母的门,来到大厅的沙发。因为是合租的,晚上睡得地方就是大厅的沙发。说是大厅,其实小的可怜。

烦躁的很,“为什么人活得不能更自由一点呢?”,人就是为了表达表现而存在似的。

打开文档,还是准备明天模拟面试的问题吧。小宇叹了口气。

最后修改:2019 年 02 月 28 日 08 : 52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