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突然知道北京海淀区有例新冠的病例,于是在知乎搜索了相关新闻,看到另一条新闻:女子月经不调就诊 38 天后去世,院方回应正在调查,为何会出现这一情况? 评论区自然有用经典提问 好好的人送进医院怎么就没了? 嘲笑“维权者”,也有批评医院过度治疗和医术问题

如果搁我前几年看到这样的新闻,我自然是前者的态度,这样的标题,实际上患者得的是 胆管原位癌,却故意在维权时候只说一开始猜测的病因,故意关联结果,加剧医患关系。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经历了与“医院”治疗相关的一些事情也比较大,因为我妈今年也是差不多年纪,最近本来也因为一个疾病要做手术(这个后面会细说)。所以有一些别的想法。

扪心自问一句,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有多了解和关心?我想大概健康的时候,没人想到去刻意的去做一些事情来保持身体各个环节持续健康,比如颈椎,比如咽喉,比如胃,比如腿等等,甚至可能不知道一些器官在什么位置...这也许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很难解的问题。正是如此,患者对自己的病情的严重程度并不清楚,去医院就以为可以“解决问题”,就以为医生就一定能看出病根,然后治疗好。哪怕这个医生看不出,也一定是医术不行,肯定是可以“解决问题”。

但是“医学能多大程度多大把握的治疗好疾病”和“医生真的能百分百确定你得的是什么病吗” 这两个问题也是真的打一个问号。或者换句话一个比较复杂的病(当然不是指发烧咳嗽这种),所有的医生都并不知道怎么治就一定能治好,而只能根据临床经验和现有的医学影像来推测,并给出医疗建议。(“绝症”更是如此)

医疗建议是针对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物品。就好比让AI 去开车无人驾驶,即使不出事故的概率达到 99%,仍然不会让 AI 去开车,原因是对于个人来说难以承担剩下小到可怜的风险。

但是医生能够给的只能是医疗建议,是保守治疗还是做手术,谁也不能保证保守治疗会不会好,或者做手术就一定能根除病患,很多时候病人和医生只是在赌而已。因为“现代医院”对于“大病”根本不能药到病除。

颈椎病

我妈最近几个月一直后背很痛一直到脖子的地方,甚至手臂都有发麻的症状,首先是在她住的附近的一个中西医结合医院检查,说是椎间盘突出,因为我妈医保是老家,在北京看病外地医保门诊不报销的,所以建议住院,医生说至少 14天住院,门诊的地方做了电疗,但是没怎么缓解,医院建议尽快住院。住院治疗内容也就是康复治疗那一套。

我妈觉得住院很麻烦,然后又去北医三院挂号看了,是副主任医师。也拍了片子,前后跑了两次,最后确诊是脊髓型颈椎病,北医三院医生建议做手术,因为这种病是椎间盘增生压迫脊髓神经,导致运动信号传递全身受阻引起的,不做手术,保守治疗基本没效果,还容易瘫痪。开了一些镇痛的药。

回来查了一下这个病,我妈觉得她没有一般情况的症状那边明显,手脚活动都还挺正常,然后又去积水潭医院骨科挂的号,积水潭医院的骨科据说是全国最好的,带着之前拍的片子去了,这个医生也是副主任医师,看了片子说不是很严重,最终诊断是椎间盘突出颈椎病,但是没有定性为脊髓型的颈椎病,开了一些狗皮膏药和一些药,因为门诊都是不能报销的,所以很贵。最后贴了一天的狗皮膏药,反应效果好很多,基本不怎么痛了,目前还是观察中

写了这么多,不是要评价哪个医生的医术高明,而是得到一个感想是:医生真的确定能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吗?保守治疗和手术治疗的医生建议真的最好的吗?

显然不是,这都是一个概率问题。假设狗皮膏药没有效果,那又是怎么说?

根管治疗

还有一个经历是我的牙齿,我的内侧板牙大概从小学或者初中的时候就有龋齿,但是一直没怎么在意,因为没怎么痛过,在本科快毕业的时候通过一两天,非常痛,但是后来好了。2020年 10月份以后,室友有一个后槽牙碎了,也是龋齿问题,当时想着之前痛的牙一直没看,刚好一起可以去校医院看看。

结果因为他的牙齿比较严重,校医院同意转院到北医三院直接做了,而我被告知在校医院做“根管治疗”,我甚至没有补过牙,那时候也不知道根管治疗是什么东西。

去校医院做“根管治疗”首先是麻药根本不管用,医生说我炎症太重了,影响麻药效果,后来我才知道校医院和北医三院的根管治疗技术不一样,北医三院是热填充技术,每次只要 十几分钟,而在校医院每次需要 3 个小时以上,每次都和刮骨疗伤的感觉,一颗牙在校医院做了 3次,以为要结束了,第四次的时候,医生从片子看有一个根管不通,一直找不到根管口在哪,没辙,只能建议我去北医三院继续看。

北医三院一直抢不到号,跑到校医院,校医院才给在他们内部系统申请北医三院加号 “谢克贤”大夫(为了大家可以避坑),我这颗牙本身在北医三院根管基本都通完了,本来只要在北医三院去一次就可以做好,然后做冠,但是为了这颗牙我又去了北医三院 十多次,我都快忘了每次去干啥了,有一次去是时间不够,给我另一个龋齿给补好了。

最大的问题还是做完冠之后,冠的大小和原来牙齿的大小一点都不一致(胖了一圈),而且因为咬合问题,冠的顶部磨了一层,我当时选的是金鈀合金,所以是有金属了,磨出层就是纯黑的,特别难看,关于这一点,这个医生既没有提前和我说,也没有在做好之后和我说。我还是出了医院照镜子才看到这么丑。丑也就算了,我这颗是下面的倒数第二课后槽牙,一般不怎么看见,更要命的是做完几个月后,那颗牙时不时的会痛,受到热水和冷水刺激的时候。

经常会有这样一句话是不要拿你的兴趣爱好和专业的人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有些医生很不专业是事实。甚至在北京三甲医院都是如此,在其他医疗条件差一些的地方,这种现象只会更多。

今年 11月份的时候,我左侧又有一个槽牙碎了... 于是又去北医三院,这次在网上挂号,抢到了一个副主任医师的号,这一次真的就很安稳,现在没做管,一共去了两次就根管去完了,而且全程几乎不怎么痛,在第二次通根管的时候有几处有一些通,但是都可以承受,每次不到 30分钟,医生态度也很好,这里我才知道在校医院做根管,简直就是上刑。

虽然第一个故事的结论有点悲观,但是找一个可靠的医生也很重要,如果有条件,多找几个医生看看。但是最终拿下决策的还得是我们自己。

扁桃体乳状瘤

在去年之前,我几乎没去过医院,生病最大就是感冒发烧,从高中以来,打针都屈指可数,抽血也只在学校体检、工作体检的时候做过,以至于去年学校实验室安排的集体商业体检,我还觉得“小事一桩”,认为自己能有什么问题?

但是今年以来,就会明显感觉身体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我的脖子颈椎很大程度因为考研时候坐姿问题,导致时时的疼痛。在考研期间甚至影响到睡觉的程度。后来一段时间缓解了很多,几乎不痛了,今年 11月份的时候落枕了一次之后,就一直痛,本以为几天后就会好,但是一直没见好,最近好了一些,但是在电脑面前时间长还会很酸痛。

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喉咙感觉有异物,我原以为是喉咙里面卡了什么食物,费力咳了老半天也咳不出来,在镜子面前才发现在扁桃体的位置有一个息肉增生,目前还不确定是息肉还是乳状瘤。上网查了一下息肉比较光滑,而乳状瘤则不光滑,在网络上也问诊了一位说是乳状瘤。乳状瘤也一般没有风险,基本都是良性,但是需要做手术切除。所以打算观察几天,看看炎症消下去之后会不会缓解。

最后

一系列的故事和经历都不断提醒我的是,身体在不断的变化和老化。以前从来不会考虑身体有一天某个部位会罢工,但是现在却发现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很容易出现“问题”。

对于这则新闻,评价谁对谁错作为一个外行显然没有资格,一个生命逝去就是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是游戏,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本文我想说其实不是医患关系如何修复,因为在现有的医疗能力下,患者对医生的期望太高,而有时医生受到各方面因素如医学条件、临床经验也是无能为力,医生不是神,只是一份职业而已。医患问题只可能缓解:通过向大众或者患者提供更多的信息而不是简单的医学建议,现有的医院资源紧张与不平衡,很多时候患者不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的细节,医生也坚信他自己的判断觉得没有必要或者没有时间耐心解释导致这一问题加剧,我们自身也需要多提高医院常识。

最后想说的其实只有一点,身体是一门学问,好好对待他,而不是等他坏了,再去指望医生去修好他,要知道的是医生也只能给的是医疗建议,而不能给灵丹妙药 。

最后修改:2022 年 04 月 18 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