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开始尝试在手机上进行写作。

前几天买了一个「罗技k380」,买这样一个键盘的原因是,我的Mac的原生键盘出了点问题。打字总粘连。中秋节的时候我去学校附近的”苹果指定专修店“,被告诉需要留店10天。我大概离不开我的电脑,就打算寒假时候再去修吧。

我以前有一个机械键盘,但在公共场所使用我总觉的不方便。不方便携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红轴声音挺大的。我不喜欢别人吵到我,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给别人困扰。

买之前,咨询以前一个购买过的同学,他给我的建议是「不管怎样,买了不会后悔」,”虽然我现在也不怎么用了,在我电脑键盘修好之后“,这是他的原话。

虽然说”骚红“的可能确实很”骚“。但我最终还是买的灰色的。适合我的也许是最好的。

K380敲击声音很小,每个按键是圆形的可能一开始不适应,但用久了很快就适应了。按键的感觉虽然没有机械键盘键程长,但是按下去还是挺舒服的。

而且iPhone对键盘的适配还是可以的。我在手机上使用的是「mweb」免费版,在Mac中使用的是付费版。说实话这个开发者真的有点坑,刚买不久,mweb2.0 升级到mweb3.0并需要重新付费。手机和电脑的授权也不是一起的,需要单独购买。不过mweb2.0也够我用了,只是UI丑了一点。

K380键盘还有一个优点是支持多设备快速切换,可以同时连上3个设备。

嗯……我突然看到Apple的iPad mini + pencil,配上这个键盘⌨️真的绝配呀。

看了「何同学」的评测,觉得iPad mini 比 iPad Air 更好一点,iPad Air 更像是mini 和 pro的一个中间产品,而iPad mini 的尺寸比手机大,对于写作来说刚刚好,阅读、看视频也是绝佳的。

而iPad pro 对于图像绘制的专业人员来说则是更适合,对于我来说,谁也不会想在iPad上面编程的。

决定攒够3000元就开买,嘿嘿嘿,也算是对生活的一种期待吧。

当然,决定生产力的核心要素绝不是设备,而是想要生产的决心。

想要靠外部环境、设备就能简单的让自己专注学习起来都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手段罢了。比起改变自己的心境起来,似乎更换一下外部条件更简单一点。

1.

上一篇日记是9月6号,一个月又快过去了。

「开学不适应综合症」也许也缓解了很多。

研究生的生活中,经常的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也不知道自己该期望什么。

开学的有几天晚上,我一个人跑出去,在校园里面走,去学校外面买手抓饼吃,烫的手都握不住。身边的人群、环境的噪声。我就淹没在里面。

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汉堡王的汉堡真的很好吃,比肯德基和麦当劳不知道高多少倍。肯德基、麦当劳我吃的很少,主要就是因为汉堡太难吃了,感觉很硬。汉堡王的面饼很软,配上里面肉口感好很多。

一个人坐在汉堡里面吃套餐,在里面写代码感觉和在宿舍的感觉很不一样。

在这里面,不会遇到任何认识的人,我不需要对外界的任何输入作出任何反馈,我只需要输出我想表达的东西。

宿舍里面的气氛现在也很好了。至少大家的名字应该都不会叫错了。

有一个邱同学人真的很“搞笑”或者很“开朗”吧。

研究生的生活说好不坏,也许有想考北邮的同学会看到这里(不要幻想了喂),也曾经憧憬北邮的研究生生活,这是他们努力考研的动力。

但生活是很平静的,没有想象的一下子轻松就成为学识丰富的“研究生”,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规律”或者“轻松”的生活。

也许任何时刻都没有这样“简单轻松”的生活,都归要自己的一点一滴的实践罢了。

除了每天上课,其余的时间是需要去老师们开的公司实习(晚上不用)。

当然一开始是给我们熟悉公司项目技术的一个时间。

我现在的工作就是学习Scala,使用公司的一个技术,将一个todolist 改造成一个简易微博,主要的目的是让我们熟悉一下公司开发的技术语言和框架。

邱同学也是我们一组的,他是本科北邮的,大三就来公司入职工作了。

公司对于我们学生来说其实要求不是很多,早10:00到晚4:30,期间没课的时间就来公司。

“下班时间”在任何公司可能只是一个最低线。意味着4:30前谁都不能走,但并不意味着到了4:30你就可以走了。

负责管我们的公司员工(曾经也是北邮研究生,据说毕业10年了,留在公司里)开会的时候告诉我们不要总认为我们来公司是来给公司打工的,主要的还是自己学习。所以不要掐着点看到时间5:30就走(他是不是不知道下班时间是4:30)。

而我的想法是“始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自己想要是什么”,在不违法规定的条件下合理安排自己时间。

而我目前的任务就是“学习Scala,作出安排的任务,比入门要更高一个等级”,仅此而已。

只要结果达到了,过程也许可以不一定要约束的那么紧,给自己那么多束缚。

一次和邱同学吃饭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每次下班都那么晚(明明4:30就可以下班的了),是因为爱吗。他就很惊奇的看着我,“原来你是闷骚型的呀”。

他接着解释,我平时都不在宿舍怎么说话,怎么在一块的时候骚话挺多,还一套一套的。

我其实在很多时候,都“没有意识到”我是一个“自闭不说话的”人。更多的是,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确定我说话会不会有人接,或者让气氛很尴尬。

邱同学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他的这些话反而让我意识到,人也许没有那么难相处。反而我想太多,太拘束,太想表现自己,反而无形之中给对方一种压力。也想我意识到,只要你合乎礼仪,主动向对方挑起话题,对方一般也不会拒绝。对方就算一直没接话也可能是没想到怎么接,而不是对你自己价值的贬低。

邱同学是第三个这样评价我的人了。第一个是高中的“大师兄”。

晚自习第一节课下课时候,我们出去玩,下楼梯。他朝着我说,没想到你是挺闷骚的嘛。

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回,我就开玩笑的说,我可是明骚。记忆深刻的是,他拽着我的肩膀走下楼梯。大师兄是很”对我很照顾的人“。

因为高一时候我个子很矮,”理所当然“的大家就会照顾一些。所以就算现在的我有的时候还是很”想念“那个”理所应当“被别人照顾的时候。不用主动说话,也会有人找我。

是不是太自私了点呢。

第二个则是我的大学室友

第三个人是研究生室友

”闷骚“于我自己理解来说,则是内心世界其实是很丰富,有很多很多东西想表达。但是因为对环境的不相信,又或者是害怕受到伤害而选择了拒绝向外输出。

2.

小插曲,上午上课时间大概10点50的时候,我打开手机才看到群通知「公司那边要求下午1点检查进度,还要求我们演示程序」。什么进度呢,是之前安排我们学习Scala,所以让我们将一个给定的Scala简单的todo list demo改成一个简易微博。

而我其实前几天一直没有看,进度几乎为0。

“deadline真的是第一生产力”。在没有到达截止日期,怎么都提不起劲。

这个可能是人的通病,但是唯有克服或者说减轻这类问题才会有一些更高的进步吧。

2.

中秋节当天我写了一些文字,被打断了就再也提不起劲完成后面的内容了。

又看了武林外传的第41集,当“但愿人长久”的音乐响起来的时候还会起鸡皮疙瘩。

最后一幕的月亮还是那么皎洁。

中秋公司发了“蛋糕卡”,虽然我们这些学生也还是刚入职都没有工作,但也是一视同仁的算是福利吧。

学校发了一个“稻香村”的月饼,味道不错,吃完还想吃,可是已经买不起了。

中秋节的当天下午去学校附近的苹果维修店打算维修键盘,结果没修成。就在五道口的路边走了一圈,去“金凤成祥”的蛋糕店把福利卡花了20多,买了一个小蛋糕。

中秋节的第二天,本科的同学约好吃了一顿饭。都是本科的室友再加上同班的女生。

2个女生,4个男生。

中午在烤肉店里面,没吃饱,点了奶茶,其中一个室友教我们玩“德州扑克”。还是很开心。

下午两个个男生、我还有两个女生又去了Ktv唱歌。

两个女生都很好,“大腿”(一个女生的绰号)挺好看的。有一瞬间我在想我有个女朋友就好了(划掉)。

Ktv里面我们摇塞子,猜错点数两次的去唱歌。

我们都玩嗨了似的,最后唱薛之谦的“丑八怪”,我肆无忌惮的吼叫,连我自己都吓一跳。

“不像我吧”

我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那个,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很,很放得开一样。也许这种氛围中,我觉得我是“安全的“。没有人会伤害,会”拒绝我“。

晚饭,去一个商场吃的肉煲。

最后快吃完的时候,”大腿“说我们怎么没喝点酒呢。我说现在喝来不及了吧。”大腿“说我们可以下次聚再喝呀。

我挺想喝一点的。酒似乎就是一个”催化剂“,也是”一把钥匙“,但有的人需要,而有的人并不需要。

分别的时候,我们约好十一再聚。

那天很疲惫,也很开心吧。

3.

开学就安排的打针💉,最终还是在16号的那天来了。

我们害怕的很多事情不是事情表面,而是一些更本质的东西。

我害怕打针不是害怕针,也不是真正的害怕痛,而是对异物进入身体那种”不确定的痛“害怕。这可能是人的一种天生的保护机制吧。

我害怕(讨厌)上班,其实也并不是我吃不了苦,而是我害怕工作中要处理一堆的社交关系。

与上司,与同学,与学生相处,有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做让别人高兴。

也许这目标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应该去让自己去迎合别人。

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打针那天,我第一次记忆打针的过程这么清晰。抽了两管子,第一下扎下去的时候有点痛,后面就是漫长的等待。

抽血完成出门的时候,有的同学晕倒了,似乎是晕血。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别人晕血,整个人快没意识了,脸色发白,旁边的护士一直拍着他的肩膀,说同学没事,不用这么害怕。

4.

Rsy的生日我差点忘掉了。

给别人挑选生日礼物真是一件非常难办的事情啊。

我时常纠结的是,到底是要买实用的东西,还是买好看的东西。

比如买一个蛋糕吗,这个很容易想到,但是她生日那边应该不会缺少蛋糕吧。

于是我给她买的是口红,因为上次她说了一次。

和hy 后面很少聊天了。

他因为想学python找我一次,我后面找了他两次,一次在他找我问python之后,另一次是问rsy的电话号码是什么。

我现在对爱情基本不抱有希望了。

和hy聊天的时候,我总是一种很复杂也说不清楚的心情。

我希望他过的开心,快乐。这不是发自内心的,也许我和一些人一样,希望没有自己,对方过的不快乐,从而得出对方是需要自己的这种错误结论。

和hy聊天的时候,我一方面开始想让自己高冷起来,因为我不想再陷进去,也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告诉对方,看,没有你,我仍然过的很好,我可以不需要你。对他的持续性“断线”,我也变得习以为常和“若无其事”。

让自己摆出一种对对方没有任何期望的样子。

但不是我真的想这样。

但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5.

暑假的时候写了一个Django后台,开学的时候,我就突然脑抽了一下,决定开始写handsome授权系统。

因为Django真的很好用。之前用Java开发后台,写的接口写到吐血。

写一个大概轮廓很简单,但是要调试一个个细节和bug还是要花费不少时间的。

又因为过去的付费用户注册需要手动发放密码,开始正式更新的那几天,我快心力交瘁。

既不能每个用户都设置一个相同的初始密码,也不能开放注册。

后面实在没办法,写了一个qq自动回复机器人,然后爬了qq群中的所有成员的qq信息入库。

机器人接受请求密码信息的时候先检查是否是付费用户,然后再调用接口创建用户密码发送。

过去的一周大概都是在忙主题更新和授权平台开发的事情。

6.

文章到这里,也该结束了。

现在坐在汉堡王的店里。

写日记的时候,我希望是在一个永远不会被打断的环境,因为当你被打断,你在拾起来就不是同样一种心境了。

一个双层鸡排汉堡,加一个鸡腿加一个鸡条才花了22,嘿嘿嘿。支付宝扫脸支付居然给我优惠了5元。

去汉堡王路上,花了瑞幸咖啡的1.8折优惠券,买了一杯果汁美滋滋。

窗户外的喷泉很美。

下一阶段大概也就是好好学习入门Scala了。

然后完成项目。

等待十一。

最后修改:2019 年 10 月 30 日 02 : 44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