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自己、其他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这个月可能是大学时期最放松的一个月了吧。

4月10号答辩完之后,毕业设计我就没怎么动过。一开始前几天我还内心很自我批评,后来我干脆“坦然”了。告诉自己这段时间的放松也没什么错,只要保证良好的作息和必要的锻炼,“堕落”一点也没什么嘛。


1.

妈妈生日。

4月20日,是妈妈生日,所以提前一天就回家了。

生日蛋糕是姐姐买的,饭菜是姐姐做的,碗筷是姐姐洗的,我几乎什么都没做。

姐姐今天下午走的时候,我把她之前一直心心念的bose 35II送给了她。我是买了之后才发现我讨厌头戴式耳机,压头发不舒服。她很开心。这可能是我唯一做的一件让别人开心的事情了吧。

该部分仅登录用户可见

我和家里的关系也越来越一般。

怎么说呢。也不能差或者莫不关系,但也绝对比不上朋友圈中那种能开玩笑截图的融洽,彼此关心到那种程度。

我和我妈还好一点,和我爸简直就是打照面的关系。实际上我爸也基本上不管子女的事情,也只是每天跑工地。能力就那么大,我能理解。我也没期望什么。我爸也一直被我妈压着的,所以也不能说谁对谁错。哎。

我高中的时候很幼稚,不知道父母辛苦,也只是心里希望大家都好好就可以,但却不明白“大家好好的”是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的。

又让我想起小时候一些事情,家里没多钱,所以如果有鸡腿的话,基本都是我和我姐吃。我每次吃的时候,都会问“妈妈你吃吗”,妈妈都会回答“不吃”,然后我就“心安理得”吃掉。我询问也并非是虚情假意,但是如果妈妈说吃,我一定是会给对的,但我却不是一定是高兴的。

从没考虑过担负责任的人是懦弱的。真正担负起责任的人才是令人尊敬的。

而我只是欺骗自己,希望担负责任,但又不敢担负责任。这才是最可耻的。自己口头表示想担负责任以减少自己的内心愧疚,实际上还是掩盖不了内心逃避事实的本质。

就像妈妈过生日的时候,我内心是想做点什么的,但是却连碗筷都不想起。这样的人不才是最卑鄙的吗。

做一个万人唾骂的人也罢,但做一个又当又立的人才是最让人厌恶的。


2.

独立、责任。

与这两个词紧密有关的一个词一定是“能力”。还有一个词是“勇气”。

我们常常都被电视剧中的那样“霸道总裁”所欺骗,“给,刷我的卡”,那样看起来是挺帅的。

但是我们其实都只是普通人。我们能力也很普通,但不代表我们就不可以承担责任。

只需要勇气而已。

爱人的勇气我们天生就有,只是还差一点流淌出来。

“硬着头皮上”也总比“躲在角落什么也不做”要好得多不是吗。我希望我今后会更勇敢的承担责任,尽管有的时候抹不开面,有的时候让我很焦灼,但是必须要去做。

当然,越强大的能力自然能让我们更轻松的面对更多需要承担的责任,也能让我们更好的爱人。

有一句台词是:

我不是爱钱,我只是爱钱带来的自由和独立。

说“我不爱钱”或者说“我对钱不感兴趣”未免太虚伪了一点。不妨说“我爱钱,是因为钱能带来自由和独立”。

3.

自己。

我很久以前一直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自己的价值怎么去体现?”。

我再以前的一篇随手记录《狗十三》——我们都是不合格的父母而已中是这样写的:

轻微的「讨好」不算坏事,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被讨好」。但是一个人如果认定自己的价值完完全全由别人掌握,那就是严重的心理问题。但走向极端认为自我价值完全由自己觉得同样是错误的:一个人价值在某些方面就是由别人决定。比如你的领导能力,你组了一个小组,所有人觉得你傻逼,你还自我感觉你这个leader当得不错,那你不是傻逼是什么呢?

我当时写的是“讨好”是必要的,因为别人的认可也是自身价值的一部分。

但是我现在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后半句我现在理解仍然是正确的。但是前半句不对。

讨好和被认可不一样。讨好是卑躬屈膝(一旦被拒绝会怀疑自身价值,一旦被拒绝会害怕如果面对后面的责任),而被认可是自己有尊严努力得到的回报(得不到回报也只是认为自己努力不够或努力方向不对)。

讨好和礼貌不一样

一个喜欢讨好的人和一个有礼貌的人看起来行为差不多,但实际上内心心理则天差地别。喜欢讨好的人一旦没有获得对方的回报,内心就会陷入对自我价值的怀疑,而礼貌的人一开始就没有过分期待,自然不会。

为什么我会很在意「讨好」这个话题呢?

我在刚上大学的时候看了这样一篇文章,是关于讨好型人格的文章。如何改变讨好型人格 | 你根本不需要讨好任何人

问题关键在于两点:

  • 为什么要讨好别人?
  • 有必要讨好别人吗?

「为什么要讨好别人」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就能写出这样的答案:

因为我希望得到别人认可。我希望得到别人对我微笑着的、耐心的说话。这需要我去讨好别人。我如果不讨好他/她,他/她就不搭理我,甚至组成一堆人孤立我。

本质是我希望讨好别人,希望在需要的时候对方帮着自己一些事情,并且极度害怕如果自己不讨好别人,别人就会不再帮我了。

我讨好父母,这样我的一些事情父母可以帮着我做了,
我讨好室友、同学,这些他们上课时候会叫我,吃饭时候我叫我,抄作业时候会叫我。
我讨好喜欢的人,因为我想和ta进一步关系,我希望ta也能喜欢我。
我讨好导师,希望导师给我提供更多机会和资源。

我害怕我不讨好他们,他们不帮我,我就完蛋了,我就是束手无策,我就毫无办法了

为什么他们不帮我我就完蛋了??我是缺胳膊还是少条腿???我是不能说话还是不能走路。

我在「步行街」看到这样的一个帖子。一个男生求助,说自己和女神聊天的时候总是当一条舔狗,怎么办呢。

一个回复的大概内容是:“当你不想和她发生关系的时候”。

当你不害怕失去的时候,你就不会去拼命讨好了。


所以第一个问题,现在让我再回答一次“为什么要讨好别人?”,我的的答案是:

害怕自己不讨好别人,别人就不和自己好了,希望用自己的讨好来逃避自己的责任,本质是胆小与懦弱和蛮横的单方面索取(代价是自己的讨好)。


再来回答第二个问题“有必要讨好吗?”

我认为克服“讨好心理”,首先最坏的假设,如果对方不帮你了,你就没办法了吗。

我们有手有脚,就像电影里面频繁出现的一句台词“活人还能让尿憋死”。我们有办法。

不讨好父母,我们该做的事情自己做,收拾行李、生活起居自己安排的清清楚楚。
不讨好室友,上课、吃饭、抄作业都可以自己做。
不讨好喜欢的人,爱与被爱都是互相的,不是讨好可以成就的。
不讨好导师,自己难道就不能联系企业自己寻找机会吗?难道就等着对方嗟来之食吗?

但是不讨好,并不意味的孤傲自负,而是内心不过分期待。但是正如上面所说,为人处世要“轻微讨好”是自己处事的态度、修养,而绝非是希望得到对方的回报。

我的小总结:

对待别人的时候,要客气,礼貌。但是不要期待自己客气礼貌得到对方的同等回应。只有这样自己才是有尊严的,自己和对方才是平等的。当你期待自己讨好获得对方回报的时候,你已经是不平等方了。

你可能得到对方不屑、或是对方开一个你无法接受的玩笑。因为自己没有抱有希望,自然就不会产生失望情绪导致对自身价值的怀疑了。


解决了第一个是否需要讨好别人问题过分在意别人认可,别人评价又怎么说呢?

我是一个非常喜欢“讨好”别人的人。超市里面收银员态度不好,我会觉得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不好等等。

别人的评价确实是自我价值体现的一部分,但是更重要的自我评价。

比如我长的很普通,别人说我很帅,我会信吗?别人说我丑的要死我同样不信,我有自己的判断

自我评价不仅通过自身判断、总结形成,也同样通过别人对自己的反馈累积而成。

我们在乎别人看法,也正是当我们自我评价没有建立完全、不牢固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受别人评价左右导致自我认知不准。

所以我们需要不断与他人沟通、交流、交际。对这个过程中形成相对完善的自我评价,这是走向成熟的必经一步吧。

他人对自己看法也不是固定的,而是根据我们的每次的外在行动多变化的。所以我们没必要为一次不当的举止行为所伤心很久。

4.

差一点。

有一首歌叫「差不多先生」,说的就是我吧。

学习成绩上,不会是最差的,但也从来不是第一。
编程能力上,不会是最差的,但也没那么好。抄抄代码还行,看到算法逻辑头就痛了。
外貌上,不会长得吓人,但也没帅到引人注目。不然也没不会没有喜欢自己的人了。
待人处事上,不会一点不懂礼貌,但不会向别人那样成熟的面面俱到的考虑到。

就像高中语文老师说的,中国人最喜欢的是“中庸之道”,因为自古“枪打出头鸟”。

但是我越来越不想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我希望自己能在某一方面有所突破。这也必须让自己舍弃很多。不要责怪自己无法面面俱到。因为“面面俱到”而又“面面优秀”的人真的很少很少。

我们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平庸的人。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写代码路上一抓一大把。但是成为计算机某个领域的有话语权的人却寥寥无几。

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世界上优秀的人已经那么多了,我们还努力干嘛?”

我们努力学习不是为了超越那些比我们厉害的人,而是为了增加自己的能力,是为了自己。

而且就算我们超越那些我们曾作为榜样目标的人,不管我们学到什么程度都应该保持一颗谦卑的心,因为世上永远天外有人。

5.

环境。

我有一阵子在想,我这种性格的根源是什么啊。

于是我想可能是初中时候,父母外出打工,把我丢在班主任家寄宿学习。在班主任家蹩手蹩脚,导致我的蹑手蹑脚的性格。
也可能是家庭氛围没那么幸福,父母不和睦给了我很多伤害。
大学里室友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也让我很困扰。

这么一想,似乎都是环境的问题,而我则是环境的产物。

但事实上呢?环境固然对我产生一定影响,但一定不是决定性影响。

就好像如果我准备跳崖,我站在悬崖边上,一阵大风刮来,给我吹落悬崖,风难逃其咎,但是根源在于我为什么要站在悬崖边上呢。

所以自己懒惰、不愿意主动改变才是性格的根源呐。性格也绝非是一日形成,也绝非是固定不变的。

6.

室友。

我对室友关系越来越觉得无趣了。

室友的关系真的很奇妙,说是朋友吧,但是不可能交心。但是又比普通同学、陌生人关系稍好一层。可以开开玩笑什么的。

室友关系就好比一群抱团取暖的人。正常的室友关系是一个人突出变优秀,其他人跟上。不正常的室友关系就是一个人突出变优秀,其他人心里或多或少不高兴然后内心排斥、孤立。

4月24日,学校组织国家博物馆「复习之路」和「古中国文物展」的参观。要拍照和写文章的。说实话,博物馆内容确实不错,但是这种集体参观的形式实在是无趣。说是“集体”其实也只是集体拍完照片后,然后就分散几个人组团一起边看边拍照。这种情况自然是我们宿舍一起。

我认为博物馆、故宫这种纯参观的景点两个关系十分好(兴趣差不多,而且两个很依赖彼此)的人一起去是最佳的,其次是一个人,最次是一群内心毫无交流的人。

因为一群人,有的人要看这个,有的人根本不感兴趣。偶尔还会走散,还得在群里问半天人在哪。

我们宿舍表面看起来关系不错,但实际上假如一个人走散,其他人也不关心人在哪,甚至都不想等。就是“表面兄弟”的模板了。

所以别对室友关系期待太多,但是良好的关系确实也能让自己的心神愉悦。这大概是我研究生中想要达到的状态吧。

7.

过去、回忆。

虽然在出发里面我决心不再回头。但是记忆却不能像「记忆大师」电影里面那样随意删改。

所以会想念的吧,但也不重要了。

一直听说《1988》这部韩剧十分的治愈,所以这段时间总算看完了。“1988”第一眼我总是看成1998,大概我是1998出生的吧。

里面的配乐真的很应景。第二集的时候就让我为德善爸爸感动快哭出来了。阿泽、德善、宝塔、狗焕、善宇、娃娃鱼、东峰。

纵使他们年轻的时候那么多美好回忆,但最后总要分离、淡忘,这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过结局很美好了,除了正焕。“搞怪的不是红绿灯,不是时机,而是我数不清的犹豫”。

现实大概要比这部剧里面残忍的多吧。

说到这里,说起高中这两张照片吧。

这是我高二的时候,班级英语老师(是一个很漂亮的女老师)要求我们搞英语话剧表演,说是锻炼我们口语和英语水平。这还给班主任申请半天呢。因为我们高中是一个封闭的高强度应试教育的学校。这样的机会本是很难得,当时我却很害怕这种当场表演的氛围。

角色我记得是抽人选角色,我的角色是「七个小矮人」的台词?反正就是站在旁边看准时机读台词。我后来的同桌(就是第二张照片)和我也是「七个小矮人」之一,站在我旁边。

当时英语老师还破天荒的拿来照相机全程拍摄。好不热闹。我记忆不太深了。但是这个场景我没忘。读完台词我两就挤着坐在一个椅子上。

那时候我高二,个头不到170(现在个头178),所以显得似乎很青涩的样子。他个头当时比我还矮呢,看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我没能忘记。

虽然现在已经不太联系了,但很多事情我没能忘记。

“天气好的晚上,把一些小事拿出来牵挂”。

8.

今后。

今天是4月25号。今天结束后,明天我确实也要安排毕设作业了。

这周六准备报名驾校。开始学车了。大概毕业前能拿到驾校本吧。

4月30号,爸妈因为我研究生说要请客,我本认为这没什么重要的,但是也拗不过他们。所以提前一天得回家,然后是五一假期。

五一假期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出行安排,如果可以的话大概是陪父母去外面景点玩一下吧。

原本想说去哈尔滨的,可以但真的没必要了吧。

最大的希望是“专注”吧。希望我后面可以更专注的学习,不要受到其他的干扰。

烦恼总是不会停,只是不同时间段有不同烦恼和不同心情罢了。

不能强求的事情,我们就假装忘了吧。

然后再出发。

最后修改:2019 年 04 月 25 日 11 : 09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此处评论已关闭